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长沙试管婴儿医院_长沙试管婴儿那家医院【365助孕】

它是致死率最高的妇科癌症 无法早期筛查 但有一

时间:2019-04-29 19:2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原标题:它是致死率最高的妇科癌症 无法早期筛查 但有一类高危者 可手术降低88%患癌风险 4月15日-21日是肿瘤防治宣传周。今年的主题是科学抗癌预防先行,都市快报推出系列特别报道

  原标题:它是致死率最高的妇科癌症 无法早期筛查 但有一类高危者 可手术降低88%患癌风险

  4月15日-21日是肿瘤防治宣传周。今年的主题是“科学抗癌预防先行”,都市快报推出系列特别报道,提高大家对癌症预防筛查和早诊早治的认知与接受度,了解癌并预防癌。

  还没到每年复查的日子,62岁的娄女士上个月就匆忙去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挂了卵巢肿瘤专病门诊:“我做体检发现腹部有囊肿,八成是癌症复发了。”

  七年前,她确诊卵巢癌3期,接受了肿瘤细胞减灭术,术后完成了6个疗程的化疗。

  “出院时我并不乐观,医生告诫了卵巢癌的高复发率,我在网上和论坛里的病友交流,多数都是一两年后就复发了。”

  娄女士笑着说感觉像捡回了一条命,连其主治医生、浙大妇院妇科肿瘤科主任万小云也说:“你很幸运。”

  “约70%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在术后2年内复发,而多数长期存活的病人,都是不断在手术和化疗中与复发做抗争。”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主任委员、浙大妇院的谢幸教授说。

  “没有多少人经历过我所经历的,17年里,我挺过了3次复发、4次大切除手术、50多次化疗。”平日里,她习惯戴帽子、围丝巾,因为常年做化疗掉了很多头发,脖子上也有治疗的痕迹。

  2002年,马女士因摸到左腹部的条形肿块入院检查,确诊为卵巢癌晚期,且已转移到直肠;

  现任浙大妇院党委书记、院长,当年是肿瘤二科主任的吕卫国医生为其做了子宫、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和肿瘤细胞减灭术,直肠则设法保住了,否则要做人工肛门;

  2005年,马女士复查时验血指标异常,进一步B超检查发现,肿瘤复发,乙状结肠长出两处肿瘤,吕卫国医生联手外科医生再次为其手术,切掉了10多厘米长的结肠;

  “马女士非常坚强,由于复发率高、耐药率高、疗程痛苦等各种因素,实际临床上超过半数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会或主动或被动地中止治疗。”

  浙大妇院的护理部主任冯素文与马女士夫妇一直保持联系,前阵子马女士的丈夫张先生发来微信说:又住院了,怀疑是急性髓细胞白血病。

  “所幸后来骨穿结果显示骨髓内原始细胞已经从21%降到12%,排除了白血病,但她仍需住院做抗获得性肺炎和MDS规范性治疗,多年的化疗对身体产生了很多副作用。”

  “年年都体检,甚至半年内体检都没有异常,没想到卵巢囊肿里居然藏着恶性卵巢肿瘤。”

  因怀有巨大儿,沈女士入住浙大妇院行剖宫产术。“我有个卵巢囊肿,好几年了,但不大,之前一直在保守治疗,既然要做剖宫手术,就请医生‘顺便’帮我切掉了。”

  剖宫产术中行卵巢囊肿剔除术,术后医生照例做了病理报告,结果显示卵巢交界性混合型囊腺瘤,小区为上皮内癌,直径只有1cm,尚处于Ⅰa早期。

  “医生告诉我,早期卵巢癌的发现率很低,生存率比晚期患者高出许多,5年生存率可达95%以上——我可以选择根治性手术,切除子宫和双侧卵巢,也可以选择保留生育功能的手术。”

  “是否全切对多数卵巢癌患者来说是很艰难的选择,‘全切’了就没有生育功能,而不‘全切’则会提高复发风险。”万小云主任说,“但卵巢交界性肿瘤在卵巢癌中恶变程度不高,而且沈女士术后不需要化疗,她的情况是符合保留生育功能适应证的。”

  产后一个月,万小云主任为沈女士做了保留生育功能的卵巢癌再分期手术,切除了患侧附件,大网膜,后腹膜淋巴结,保留了对侧的卵巢和子宫。

  万主任说,不是每位卵巢癌患者都有机会选择保留生育功能手术,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对该术有明确的适应证要求,如年龄<35岁,手术病理分期为IA期,对侧卵巢外观正常且活检后病理检测呈阴性等。

  “如果选择了保留生育功能手术,术后也要定期随诊警惕复发,医生一般也会建议其在完成生育需求或接近绝经期时再视情况行子宫及对侧附件切除术。”

  “在所有妇科肿瘤中,卵巢癌一直是致死率最高的病种,五年存活率仅为29%(美国的数据),因为它早期发现难、治疗难。”

  谢教授说,由于病灶隐匿,卵巢癌早期几乎没有症状,75%的卵巢癌患者初诊时已是晚期。

  同属妇科三大癌症,乳腺癌和宫颈癌早已被纳入全国性的“两癌筛查”项目,但卵巢癌在全世界范围均没有早期筛查的有效手段。

  “因为没有有效的方法,美国妇产科学会和美国癌症协会均不建议在没有症状、非高危的女性人群中开展卵巢癌的筛查。”

  谢教授说,美国曾做过两个大样本研究,用CA125检测联合超声检查来对健康女性做卵巢癌早期筛查,然而研究结论令人沮丧——既不降低卵巢癌的早期诊断率,也不降低卵巢癌的死亡率。

  2013年,好莱坞女星安吉丽娜·朱莉因检测出突变的BRCA1基因,勇敢切除了自己的双侧乳腺,美国《时代》周刊当年5月发封面文《安吉丽娜效应》,因其双乳切除术使基因检测成为大众焦点;

  2015年3月,安吉丽娜又以公开信的形式宣布,她已在医生的建议下切除了双侧卵巢及输卵管。

  通过这两次手术,安吉丽娜患乳腺癌的几率从87%下降到5%,患卵巢癌的几率从50%下降到6%。

  如同《时代》预测的,安吉丽娜引领了基因测试热潮,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副教授Harold J. Burstein曾做过一项回顾性研究,安吉丽娜公布消息后6个月,美国BRCA基因测试的女性数量增加了90%。

  谢教授说,在普通人群中,发生BRCA基因突变的频率约为1/400-1/300,在上皮性卵巢癌中约15%,而在高级别浆液性癌中高达22%。

  2018年,NCCN(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每年发布各种恶性肿瘤临床实践指南)将BRCA基因检测写入《卵巢癌临床实践指南》,其建议——

  BRCA1/2突变基因携带者的直系亲属(母/女、同胞姐妹等)应做BRCA基因检测,以明确是否有家族遗传性突变,如检测结果确认阳性,可以行“预防性”切除手术。

  “2016年至今,我院的BRCA基因检测共计300多例,大多数接受检测的都是卵巢癌确诊患者,预防性检测者很少。”

  浙大妇院医务科副科长、妇科肿瘤专家胡东晓说,确诊患者做BRCA突变基因检测可预测预后并指导临床制定治疗方案,而卵巢癌患者亲属做基因检测则可以预防日后卵巢癌的发生。

  谢幸教授呼吁,应尽早进行以病人为导向的BRCA基因检测,如果测试结果为阳性,可遵循以下防治措施——

  1.40-50岁之前、完成生育之后施行降风险的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切除双侧卵巢、输卵管,该切除术可使卵巢癌发病风险下降88%,死亡风险下降80%,对乳腺癌的预防率也达50%;

  2.如果暂时不愿切除或尚未达到建议的切除年龄者,可口服避孕药(但预防效果较有限,风险率下降8%)。

  该降风险的输卵管卵巢切除术的预防效果确切,但目前国内实施人数极少,尚没有公开报道的相关病例。

  针对这一现状,谢幸教授认为可能有多方面原因:如BRCA基因检测在中国开展相对较晚,一些携带者还比较年轻,对切除目前“正常”的组织还有顾虑等;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人愿意接受“预防性”手术。

  2017年,第一个靶向RARP抑制剂奥拉帕利被美国FDA批准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

  中国国家食药监总局为奥拉帕利开通了快速审批流程,去年8月已获批在中国上市。

  谢幸教授介绍,目前全球已经上市的PARP抑制剂有3款,分别是奥拉帕利、尼拉帕利和卢卡帕利。

  浙大妇院是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曾进行过奥拉帕利的药物临床试验,目前正在进行尼拉帕利的药物临床试验。

  “根据美国最新发布的报告,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在一线化疗结束后应用PARP抑制剂,三年无瘤存活率可达60.4%(未用药者只有29%)。”

  谢教授说,PARP抑制剂的临床应用,彻底改变了卵巢癌的治疗现状,不仅让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带来生存希望,也让新发卵巢癌患者延缓复发迎来曙光。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